當前位置:首頁 >> 雜志期刊 >> 《廣東美術與設計》

設計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的“第三種智慧”

發布日期:2017-2-25 19:44:16 來源:不詳 作者:佚名 瀏覽:

設計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的“第三種智慧”
柳冠中 教授
 
 
Design──the third category of wisdom which can protect human's future from being ruined
Prof. Liu Guanzhong
 

摘  要: 
  在探索全球經濟一體化語境下,加快我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從“加工制造型”向“設計創新型”的、“資源節約型”的、“環境友好型”的可持續發展的和諧社會轉變,對“設計”這個概念的理解,方法的掌握,戰略、政策的制定,機制的調整和實踐的指導,是至關重要的。“設計”這個工業革命的新生事物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解決“小生產方式”不適應“大生產方式”而被催生出來的一種“生產關系”。當今經濟全球化、技術潛能擴延、需求地域化、消費個性化,然而資源匱乏、污染嚴重;設計本來應有的“為人設計”的職責在近幾十年的商品經濟中被嚴重地歪曲了,設計淪落為奢華、虛榮、金錢和權力的附庸,人類未來的生存方式的變革正在醞釀。不僅經濟、政治,而且文化都將發生觀念性的革命,設計也將承載人類理想、道德的重任。“設計”應被證實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除科學和藝術之外的第三種智慧和能力。

關鍵詞:工業設計;設計驅動型;產業鏈;集聚整合

Abstract:
  Under the context of global economic integration, accelerating the growth pattern from "processing manufacturing" to "design innovation", "resource-saving” and "environmental-friendly" which is conformed to our national policy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harmonious society. It is essential to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design", which contains——the comprehension of design method and strategy, formulating of policy, adjusting and optimizing of mechanism and guidance of practice. "Design" is a new born substance from industrial revolution, which from the beginning is birthed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small production” but not the "large production". Nowadays, with economic globalization, extending of technology potential, localization of demands, personalization of consumption, our environment is seriously polluted, resources are deficient, the original responsibility of design──"design for human-beings" is distorted by commodity economy in these several decades, which is reduced to the vassal of luxury, vanity, money and extent of authority. The revolution of future lifestyle is now being prearranged, design will bear the responsibility of human ideal and morality.  “Design” should be proved as the third category of wisdom and ability for human to survive in addition to science and art.

Key words: industrial design; design driven; industrial chain; integration and accumulation
 

設計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的第三種智慧

一、引言

  古羅馬哲學家愛比克泰德說:“人們并不被事物所擾亂,而是被他們對事物的看法所擾亂”。同一事物,由于觀察者的立場、角度、層次等不同,或動機、過程、結果、觀念、方法、技術、工具、影響等等不同,其結論完全不同。
  中國傳統思想一貫主張整體、綜合地對待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中國的漢字是世界上唯一自古至今以“象形”又“會意”的方式記錄和傳達了人在認識客觀世界的基礎上,把主觀的想象和意念也整合到文字中的符號系統。(圖1)漢字的繁體字“聽”是用“會意”的方法造出來的,它告訴我們:“聽”不能僅用生理感官——耳朵去感知,還要同時用“眼睛”——視覺、以及用“心”——帶著情感,設身處地地去理解、領悟一個概念。漢字的簡化字“聽”,以“口”字為邊旁,則更道出了對一個事物的理解、領悟還不夠,還應能“反饋、駕馭”,即不僅要聽、要看、要想,還要消化后“表達”出來,  也就是要在實踐中檢驗是否真正理解了。這個道理就是當今科學的“本體論、認識論和方法論”【】
對待“設計”這個新概念,同樣也應該如此。不應道聽途說、一知半解、人云亦云;也不能以舊有的知識結構來推測;更不應孤立地以字面上的表象、斷章取義、硬按一個時尚帽子來解釋,這將會使我們步入歧途,給我們的事業帶來不必要的損失。尤其在我們學習科學發展觀,指導我們在探索全球經濟一體化語境下,把改革開放引向新階段,實現我國從“加工制造型”轉變為“設計創新型”的、“資源節約型”的、“環境友好型”的可持續發展的和諧社會,對設計這個概念的理解,方法的掌握,戰略、政策的制定,機制的調整和實踐的指導,都至關重要。
 
二、  工業設計的誕生
 
  “工業設計”誕生于“手工業經濟”向“產業化經濟”演進的過程中。工業設計的誕生有三種因素在起作用:技術(technology driven)、需求(need driven)和市場(market driven)。
蒸汽機作為新技術肯定能推動新事物的出現。但技術在誕生的最初,人們往往并不能認清它的本質。新技術作為驅動大生產、大批量的生產力逐漸地被沉淀,析出了“分工與諧調”這個以人和社會關系的調整來保證。若沒有工業設計和工業社會的機制保證,技術也就無所適從。
  事物的更替與演化,更多的是被“需求”驅動著。需求在先,既是時間的先,也是邏輯的先。需求決定了創造的目的、方向;而技術決定創新的可能性與成本。需求創新是對生活方式的創造,也是對文化的發展。在市場經濟體制的刺激下,新事物不斷地被催生,從而激發了“需求”,效率與利益同時也驅使“技術”不斷地改頭換面,迅速地發展,無孔不入地被應用于生活和工作的各個角落。
  工業設計則成了產業革命后經濟發展的主要方法和武器之一。西方發達國家以此才得以用使發展中國家消費者眼花繚亂的新穎產品、工具、機器迅速占領世界的大市場。在世界各國現代化的進程中,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了發展工業設計是催化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有效方法和道路。
德國是工業設計發源地,是基于產業革命的“大生產分工”經濟基礎上的“社會結構”這個“上層建筑”層次的產物。在“政府作為背景”的“德意志制造同盟”的建立標志了德國經濟機制的“組織工業化”。
  在全球“市場經濟”的競爭中,德國的“工業化”一開始就不是狹隘的“行業”的概念,而是開放的、整合各行業的“社會經濟結構產業化”的意義。這決定了他們的“制造業”在一開始的工業化進程中,就已在國家經濟結構中和全球戰略中形成了“產業鏈”的優勢,并逐步全面完成了經濟產業結構的工業化。
  在德國國家體制宏觀層面上,包括產業政策、科研與教育體制、文化領域、科技前沿、基礎科學、標準化、專利、金融、法律、社會普及等等方面也已逐步形成在知識經濟的信息社會層面上的工業化。工業設計早已融入德國社會結構中各個領域,而從未僅局限于一種“專業”、一種“技巧”,而是一種協調工業社會“大分工”所造成的行業、企業、工種、專業等隔閡的理念與方法,所以工業設計在德國開始就不被局限于作為“生產力”,而是作為“生產關系”在發揮著“調整、催化、引導” 的巨大作用,以及在整個社會的經濟、科技、文化、教育層面上“整合與集成創新”的巨大推動力!
  工業設計是西方工業革命的產物,是為解決工業化大生產(特別是由于分工)帶來生產關系的革命而發展起來的一門交叉性、綜合性很強的橫向學科。因為工業化社會的生產力解放,得益于機械化及大批量生產,但機械化和大批量若沒有大分工是行不通的。分工這個生產方式保證了機械化優勢的發揮,使“大批量”得以實現,正是生產關系的調整才保證了生產力的解放。工業革命初期,為了避免大批量制造出來的產品所帶來的不符合機械化生產、滯銷、不好使用等問題,在大批量制造前必須事先策劃,橫向諧調各工種之間的矛盾,以整合“需求、制造、流通、使用、回收”各社會環節的限制和利益。在這個背景下,設計開始從制造和銷售中分離出來。因此,設計這個工業革命的新生事物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解決小生產方式不適應大生產方式而被催生出來的一種“生產關系”,天生就是為了協調社會各工種、各專業、各利益集團的矛盾,以提高效率、促進經濟發展、滿足需求為目的,而自發產生的一種以橫向的思維邏輯指導、用系統整合的方法、體現在創意、計劃、流程、效果的統一上的工作方式。這才是工業設計(或稱產業設計)的目的、本質,而不是俗稱的“工業產品的設計”,也不是“技術的包裝”、更不是“造型裝飾美化”。由于這種設計方式的誕生是出于工業化這種統籌考慮系統整體利益的理論、方法、程序、技術和機制的活動,所以被稱為industrial design,我國翻譯成“工業設計”,也許翻譯成產業設計更為合適。由于工業設計初期的工作對象主要是產品,這就極容易被狹義地解釋為“工業產品的設計”;或由于工業革命以來,出現了大批新事物,其外觀造型與手工業時代的工藝美術品大相庭徑,因此被表面地認為是產品的外觀造型美化,而淡化了對其本質的理解——“工業時代設計活動的理念、方法”。這種與社會習俗按工作對象分類不同的、非“縱向”的觀念和方法,從它有生以來就是一種“橫向”的協調矛盾,整合多學科、多專業隔閡的思想和方法[1]。工業設計自產生之初就是為了優化生產關系,協調社會各工種、各專業、各利益集團間矛盾,通過提高效率促進經濟發展的學科,是一種橫向思維、系統整合的方法。在“制造業服務化”趨勢背景下,在滿足人們需求的上下游各企業集合體、即“產業鏈”中,工業設計涉及眾多領域,跨學科的特質必然能夠起到協調結構系統和運營模式、滿足市場需求和整個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作用。 以“后福特制”為代表的先進生產組織方式和管理為設計創新機制的發揮提供了技術基礎[2]
  因此,設計的本質是重組知識結構、產業鏈,以整合資源,創新產業機制,引導人類社會健康、合理的、可持續生存發展的需求


三、設計的當代價值

  當前經濟全球化、技術潛能擴延、需求地域化、消費個性化,然而資源匱乏、污染嚴重,人類未來的生存方式的變革正在醞釀。不僅經濟、政治,而且文化都將發生觀念性的革命。設計絕不再僅是時尚、奢華、美化、欣賞、高雅文化的載體,設計也不再僅是商業牟利的工具,設計更不再僅是技術的推銷術,設計將承載人類理想、道德的重任。然而,設計本來應有的“為人設計”的職責在近幾十年的商品經濟中被嚴重地歪曲了。如果不對這一切進行深入研究,設計將無法抗衡現實世界的誘惑和抵制而無法立足。所以,研究型設計將是未來設計立足之本,設計不是金錢和權力的附庸,它應當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的,除科學和藝術之外的第三種智慧和能力。
  如果把設計定義為創造人類健康、合理的生存方式的話,“服務性設計”就是設計的最高層次,是人類進入可持續發展階段的必然境界。服務性設計“提倡個人使用,而不提倡私人占有”,其實中國古代早就有“留有余地,適可而止”的哲學思想。服務性設計不僅解決當前的人類生存問題,還要思考人類下一代以及未來人類生存、發展的可能。
  信息時代、知識經濟下的設計將重點探索“物品 、過程 、服務”中的創新 , 其研究具有“廣泛性”和“縱深性”兩個維度上的意義。設計將更多以“整合性”、“集成性”的概念加以定義,它們也許會是 “信息的結構性”、“知識的重組性”、“產業的服務性”、“社會的公正性”等等,不再局限于一種特定的形態載體,而更側重于整體系統運行過程中的結構創新[2];設計不再是“大師”個人天才的紀念碑或被藝術空洞化所炒作,而更側重于設計的上下游研究和設計過程的方法把握;設計不再僅受制于商業利益,而更側重于大眾的利益和人類生存環境的和諧。為此,設計業態也會在產業結構、社會職能以及相互關系中做出相應調整和變化。
  當前設計普遍存在著追隨奢華的消費文化和沉溺於“形式供應商”、甘做“時尚”的尾巴,而出現“藝術對設計的殖民”的異化現象。設計與科學遠離,與技術工程、材料結構越走越遠,使得設計被藝術化、空洞化、形式化。
  高等設計教育則應將人才培養以健全的社會發展流程鏈的“縱向和橫向諧調中介環節、綜合性評價” 為目標的思路和方法——調整人才結構關系。好的設計師是有社會責任感的是要有正面立場和原則的。設計本身就是一項關注社會的行為,要具有為他人、為大多數人服務的責任,并要利用優秀卓越的意識和技能對社會和大眾生活作出積極正面改變的,如果是這樣才可稱得上是好的設計。設計應理解人類基本生活的概念——“棲息”,要對現實生活有更加深刻的認識和判斷,要有清醒的頭腦,尤其在經濟全球化和技術發達進步的今天,對一些生存現象和生活態度抱有觀察、思考乃至批判的態度。
  設計在許多方面深刻影響著我們所有人的生活,但是它的巨大潛能卻仍尚待開發。
當人類生產、科學實踐,市場經濟的全球化,自然也包括設計的范圍、內容、廣度、深度的驟增。信息交流和儲存技術的渠道、方式、速度、效率的發展,使得信息量急劇的膨脹,進而使原有的生產管理體制、文化藝術、道德、思維幾乎容納不下這種時間、空間的變化了。人類必須學會在行動之前更全面地探測危機的本領,這就是說人類行為的決策,也可以說“設計”的功能已被提高到知識和資源的整合、企業和經濟的管理、產業創新和社會管理創新,乃至“探索”人類未來生存方式的高度上來了。
  工業設計不僅僅是一種“專業”、一種“技巧”;“設計”是一種人類生存與大自然共生最早的“智慧”,也是“人類社會關系進化”、“分工”的智慧;設計是人類遠早于“科學”、“藝術”的一種“需求”與“行為”。
  設計一直是作為“生產關系”,一直在發揮著“催化、引導、調整”人類與自然、人類的“社會關系”的巨大作用,推動著人類社會的經濟、科技、文化、教育的“整合與集成創新”!
  人,如果只是一種生理機械的程序,只是利欲熏心的經營,那人類的生命將毫無意義可言。所幸的是,人類并非如此,人類作為充滿血肉情感的生靈,我們有著無窮無盡的渴望、理想與追求,需要去嘗試、探索、試驗、實現。所以,我們需要學習,要以探索未知過程中的情感和創造來引導自己的發展。人類的生命歷程告訴我們,如果沒有探索求知的意識,沒有變革創新的設計,這個世界便沒有任何價值。


四、“事理學”的理念與思維方法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物”是有力的工具,是達到“目的”的保障,技術、造型都是實現“目的”的手段,是被選擇的;而“目的”則是做“事”。(圖2)“事”是“物”和“技術”存在合理性的關系脈絡。因此,設計的本質是在“事”的“關系脈絡”里去研究、發現、理解,才能創造出合情合理的“物”。

  《事理學》提倡“實事求是”。“事”是塑造、限定、制約“物”的“外部因素”。因此“設計的過程”應該是“實事——求是”。
  “設計”首先要探索不同“人”(或同一人)”在不同環境、條件、時間等因素下的“需求”。
  從“物”的“外部因素”——從人與“使用狀態”、“使用過程”的關系中確立設計的“目的”, 這一過程叫做“實事”;然后選擇與組織——造“物”的原理、材料、工藝、設備、形態、色彩等“內部因素”,這一過程叫做“求是”。
  “實事”是“發現問題”和“定義問題”,“實事”是“望、聞、問、切”,“求是”是“解決問題”;“求是”是“對癥下藥”。
  設計是在講述故事,在編輯一幕一幕生活的戲劇。物只是故事之中的“道具”,“目的”是為了讓“故事”更順暢,更有趣,更合理,更有意義。設計,看起來是在“造物”,其實是在“祁使性敘事”,在抒情, 也在講理。
  設計科學可轉化為對“目標系統的確定”與“重組解決問題的辦法”這樣兩個側面,可進一步化約為:“目的——手段”。
  “文脈”是意義的承接,技術與形式只能作為手段。而當我們過多的關注于手段時,手段也就成為了目的。“人們往往停留在通向最終價值的橋上卻忘卻了最終價值。”這是手段對目的的殖民。文脈是上下文的界面,而它更應關注的是下文,即創造新的文化。當文化存在的“語境”已改變時,我們便需要設計師去創造新的文化了。

  確定“目標系統”的要素:

  1.“事理學”中的時間與空間
  “時間流”與“空間場”是事與物存在的兩個“維度”;是“事”發生的“背景”。這既不是科學的語境、也不是藝術的語境,而是設計的“語境”。
  “事”在“時間”中展現著過去;也預示了未來;傳統、慣習、風俗、文化、歷史、記憶、經驗,都是我們曾經的過去,如設計師不理解、認識和尊重這些東西,失敗總難免。“設計文脈”與“事”的時間結構上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設計——“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統一”。
  “空間”亦非僅僅是“事”發生的物理場所。“空間”原本無形,“空間”是被人賦予了目的、形式與意義的。在“事”的結構里,“空間”有著超越其物理層面的意義。特定的人物、布景、道具、氛圍構成了不同的空間,人們的行為亦被空間規范;人們需要在空間與行為之間找到適合的關系;在不同的空間下上演不同的人間戲劇,人們的角色、行為亦被“空間”所塑造;“空間”與其說是個物理的場域,還不如說是個心理、社會的場域。“空間”如“磁場”,我們的行為、心理與意識被“磁化”。
  四合院是日常生活的空間,也是尊卑長幼、孝悌倫理、綱常道德的社會場。
  現代家庭都有起居室,有的主人布置成自己的精神空間,有的則布置成炫耀財富與成功的展示空間。
  蘇州園林是山石、樹木、花草、亭榭樓閣組成的休閑空間,也是文人雅仕情趣審美的心理場。
  在視線封閉的電梯里我們都會朝向門口方向站立,而在視線通透的電梯里則不然。
  如果在自己的家里表現的象個房客,就會讓父母迷惑,但如果在別人家里表現的很隨便也會招徠反感。

  2. “事理學”中的人和物
  “人”在“事”的結構里,人是核心。如果沒有了主語,故事就不成立。文化、社會、歷史等大的概念都集中體現在具體的、微觀的人身上。
  “物”既包括有形的人工物,也包括信息、服務等無形的、非物質的人工產品;“物”是手段,滿足了“人”的目的;“物”是“人”精神的投射,但“物”反過來也影響著“人”。

  3.“事理學”中的行為與信息
   在“事”的結構內,“行為與信息”是聯結人與物、人與外部環境和目標之間的“紐帶”,是人類文明賴以進化和發展的“催化劑”。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復雜的、開放的巨系統”,是一個知識、記憶與幻想的綜合體,是環境磁場中的一粒小鐵屑,是經驗清單的混合,是一個世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沿時間軸從我們眼前流動而過的外部空間世界是一系列人、物、事件、話語、行為、意義等。
  “意識里的世界”與“環境中的世界”每一時刻都進行著信息的交換、打散、重組、混合,而我們每一時刻都在進行著適應性的選擇、決策、行動。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結論:在“事”的結構內,外部環境世界——“空間場”和“時間流”通過“信息”進入人的意識世界,主體內在的意識世界通過“行為”影響、改變外部世界。“我們”正是通過“行為互動”與“信息交流”——作“事”,才與“物”、“他人”、“社會”在特定的“時間流”與“空間場”發生特定“關系”的。“設計活動”本身就是一種復雜的,但又是人類最本質的行為。這些“行為”都包括一系列信息、動作的互動、認知與反饋等過程。   


五、設計拉動型制造業是我國制造業發展的方向

  企業是作為自主創新的主體,增強創新能力是知識經濟環境下制造業企業的必然選擇。我國人口眾多,制造業仍長期是我國經濟的主體,只能在“世界工廠”的基礎之上自主創新。但是目前我國的設計創新機制還無法融入企業和國家創新體系,也無法被大多研究學者和企業管理人員重視。設計創新恰恰是連接“有效需求”和“有效供給”對接的紐帶,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機制可以取代。因此無論在企業層面還是在產業或國家層面,設計創新機制的嵌入都是當下中國經濟建設中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提升企業創新能力和國家競爭力的必然選擇[3]
  要在我國創新體系嵌入工業設計機制,出發點應是創立制造業中的“設計拉動機制”,以此示范性的“工業設計機制”帶動“技術拉動型制造業”和“加工拉動型制造業”朝著“設計拉動型”轉變,達到促進企業經濟增長方式的革命性轉變,脫胎成為“設計拉動型的制造企業”。
  所以“設計驅動型”、“需求創新”和“研究型設計”在先的開發模式才是自主創新能力提升的最佳途徑,才能最大程度利用我國制造業數年來積累的強大制造能力,為企業創造出高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
  工業設計具有跨學科、跨行業、跨領域,人才和知識密集等特征,是產業價值鏈中最具增值潛力的環節之一,是展現一個國家現代文明程度、創新能力和綜合國力的重要標志。
  工業設計自改革開放之初引入我國。經過30年的發展,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后,工業設計引起了中央和地方有關政府部門的關注,開始重視工業設計的推動工作。但是工業設計在我國還僅作為一種新行業形態存在,還在中國的工業或經濟的“體外循環”,尚未在經濟領域建構起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加工型的工業體系還未將工業設計融入到經濟運營的系統結構內。雖然我國的工業設計近幾年有較大發展,但與發達國家比較,整體水平仍然相對落后,尚處于起步階段。在政府層面“政出多門”,缺乏有效的協調與共享機制,資源不能合理利用,一些舉措具有盲目性,不利于設計產業的健康發展。
  工業設計的主戰場——“制造型企業”對工業設計作用和價值的認識存在誤區:或重技術輕設計,或僅在外觀美化上創新;沒有意識到工業設計是技術創新的載體,也沒意識到工業設計對企業品牌塑造和價值提升的重要性。對工業設計支持的基本對象應是我國的支柱產業——“制造業”認識不清; 缺乏對當前工業設計促進的重點對象是技術拉動型制造業的基本認識; 沒有明確工業設計促進的扶植、培育對象應當是設計服務型企業。
  政策和投融資環境有待進一步改善。政府和企業決策層在工業設計上的投入不足;融資渠道、信貸擔保制度不健全;扶持政策力度不足;設計教育的誤區,導致我國工業設計在發展環境、服務市場、人才等方面存在問題,設計產業鏈嚴重缺失。
  行業之間、地區之間發展不平衡,產業化程度不高、結構不合理。缺乏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專業工業設計機構;公共服務平臺建設不健全;工業設計對相關產業的滲透力度不足。
缺乏合格素質的工業設計人才。既了解行業發展趨勢、又具備靈活掌握相關學科知識,也能整合運用各方面資源的高素質從業人員的短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行業領軍人才更為稀缺。
上述問題嚴重制約了我國工業設計的健康發展。 
  根據我國確定的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和2020年經濟與社會發展目標,針對我國工業設計的特點、現狀以及國內外發展趨勢, 急需創造工業設計發展的政策環境和建立相適應的機制,形成設計創新體系,探索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工業設計發展道路,使我國從制造大國變為制造強國和設計強國,為我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做出貢獻。
  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歷史重任十分迫切。中國是個制造業大國,制造業是支柱產業,無論是政府的政策支持、資金支持,還是產業的工業設計推動工作,其核心點和目標都應當是新型工業化的制造企業。
  資源拉動型制造業、加工拉動型制造業、技術拉動型制造業和設計拉動型制造業的分類認識是以經濟增長方式來對我國制造業進行劃分,而非按照傳統的企業產出門類來分類。設計拉動型制造業在技術拉動的基礎上通過工業設計提升價值,提供的是可用、易用、滿足消費者生理、心理需求,符合社會可持續發展消費觀的商品。
  設計拉動型制造企業是當今世界企業發展的方向。美國的蘋果、耐克,日本SONY、三菱,韓國的三星、LG,荷蘭的飛利浦,瑞典宜家、德國西門子等,都是這類企業的典型代表。而“技術拉動型制造業”和“加工拉動型制造業”的最終發展方向都是“設計拉動型制造業”。
  當今世界,生產的信息化、社會化、專業化分工和協作,必然使企業內外經濟聯系大大加強,從原料、能源、半成品到成品,從設計研究開發、協調生產進度、產品銷售到售后服務、信息反饋,越來越多的企業之間在各個環節上存在縱向和橫向聯系,其相互依賴的程度日益加深。無論從投入還是產出來看,“服務化”都是制造業企業的重要發展趨勢。
  工業設計自產生之初就是為了優化生產關系,協調社會各工種、各專業、各利益集團間矛盾、通過提高效率促進經濟發展的學科,是一種橫向思維、系統整合的方法。
  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世界范圍內企業外部經營條件的若干重大變化: 一是客戶和市場的需求越來越復雜多變; 二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市場的全球化最終形成,極大促進了產品和要素在全球范圍的自由流動;三是信息網絡技術的廣泛應用改變了企業傳統的競爭和合作方式。
  西方各發達國家的生產組織方式的演進出現了一個重要趨勢,即從規模效應的“福特制”生產方式向以“持續創新+敏捷制造”和“專業化+網絡化”為特征的“后福特制”生產方式轉變。
  所以,設計驅動型、需求創新在先的“開發模式”才是自主創新能力提升的最佳途徑,才能最大程度利用我國制造業30年來積累的強大制造能力,為企業創造出高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
   工業設計誕生于工業社會萌發和進程中,是在社會化大分工、大生產機制下對資金、資源、市場、技術、環境、價值、社會結構、文化和人類理想之間的協調和修正;是能整合、集成極具潛力“新產業”的機制和平臺。
  西方國家上百年的工業化進程深刻地改變了社會的整體機制和意識,規模化的大生產、集合化的大分工體系產生了保證社會工業化體制運轉的一系列政策、法規、制度和文化、價值觀。
  我國改革開放不到30年,中國制造業的快速工業化雖然獲得了很大的成就,可是社會型“產業鏈”和“工業文化意識”并沒有在整個社會運行機制中積淀和成熟。

六、結語

  工業設計需要一種社會化、循環性的產業結構機制。工業設計創新機制是經濟建設中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提升企業創新能力和國家競爭力的必然選擇。
  創造人類未來的生活方式的出路不僅在于發明新技術、新工具,而在于善用新技術,帶來人類視野和能力維度的改變,調整我們觀察世界的方式,提出新的觀念、理論。
  信息時代、知識經濟下的“設計將重點探索“物品 、過程 、服務”中的“方式創新”——謀“事” , 其研究具有廣泛性和縱深性兩個維度上的意義。設計將更多以整合性、集成性的概念加以定義。
  20世紀90年代,人們已開始將工業設計的實踐與認識提高到機制創新、生活方式設計、文化模式設計及系統設計,現在又致力于可持續發展的集合式社會系統整合設計——產業設計的高度上來了。中國目前所處的國內外經濟社會態勢和發展正是急需把工業設計作為中國新產業結構創新、可持續發展、構建和諧社會、創造我國自己的新型工業化產業鏈、新型工業文化的國策。
  所以,建立“集聚整合研究型”的設計機制和地區政府性“集成式設計產業鏈的平臺機構”必將是未來設計創新的立足之本。


參考文獻:

[1]  柳冠中(2006)。事理學論綱。湖南:中南大學出版社。
[2]  柳冠中(2009)。急需重新理解“工業設計”的“源”“元”——由“產業鏈”引發的思考。藝術百家,1,99-108。
[3]  柳冠中(2009)。原創設計與工業設計“產業鏈”創新。美術學報,1,6-8。
[4]  柳冠中和唐林濤(2007)。創新的悖論——“制造型工業經濟”的文化現象。裝飾, 12,12-15。
收起
黑龙江22选5福彩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微豪配资 北京pk开奖历史数据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做网页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股票推荐网 幸运pc28最快结果参考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分钟开奖走势图 在线股票杠杆厶杨方配资平台 河内5分彩代理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历史开奖查询 江西多乐彩彩经网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